國殤之柱 香港

概览

創作「國殤之柱」紀念六四事件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早前創作以香港示威者為題的港版「國殤之柱﹙Pillar of Shame﹚」,並於上月23日起於丹麥國會外展示,為期3個月。 據報,中國駐丹麥大使一度致電丹麥當局施壓,威脅有關展出會損害兩國

19/1/2020 · 丹麥藝術家高智活 (Jens Galschiøt) 作品「國殤之柱 (Pillar of Shame)」記念香港六四事件,廣為人識。這位藝術家將於下周在丹麥國會外豎立另一根「國殤之柱」,新作以香港抗爭為題,造型有港抗爭者元素,如頭盔、眼罩、豬嘴。

作者: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本報訊】學界近年缺席支聯會六四維園燭光集會,香港大學學生會昨繼續按傳統,趁六四30周年洗刷國殤之柱,悼念六四解放軍屠城的死難者。他們亦重髹校內太古橋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兩句標語,象徵對民主追求薪火相傳。

原版的「國殤之柱」以踐踏人權為題,由高志活製造,共五座,其中最著名的一座在香港,目的是紀念六四事件。柱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正面以紅字刻上楷書「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背面也有

作者: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丹麥藝術家高智活 (Jens Galschiøt) 作品「國殤之柱 (Pillar of Shame)」記念香港六四事件,廣為人識。這位藝術家將於下周在丹麥國會外豎立另一根「國殤之柱」,新作以香港抗爭為題,造型有港抗爭者元素,如頭盔、眼罩、豬嘴。

「國殤之柱 」 原名為「恥辱之柱」,英文是 Pillar of Shame,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 Jens Galschiot 創作。在香港回歸前完成,歷時三年。這件藝術品描繪了約50個人體,每個的面容痛苦、身軀扭曲並糾纏一起,象徵被血腥鎮壓的死傷者。

國殤之柱在1998年經香港大學學生全民投票後,決定永久在校內擺放。何俊仁表示,不擔心近年學術及表達自由收緊下,港大會將國殤之柱移走,「我相信任何行動去移走國殤之柱,都係代表徹底去剝奪大學嘅言論自由同表達自由,係不能接受」。

麥藝術家高智活(Jens Galschiøt)為表達支持香港示威者,創作出一座約8米高的銅制雕像「國殤之柱」(Pillar of Shame),它1月23日在丹麥多個政黨見證下豎立於國會大樓外。

為聲援香港抗議者 「國殤之柱 」矗立丹麥國會外 由丹麥藝術家高智活(Jens Galschiot)創作的一座8米高銅制雕像」國殤之柱」(Pillar of Shame)周四起

原版的「國殤之柱」以踐踏人權為題,由高志活製造,共五座,其中最著名的一座在香港,目的是紀念六四事件。柱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正面以紅字刻上楷書「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背面也有

傳承民主之火 六四屠城踏入第28個年頭,在港大黃克競樓平台的國殤之柱,令人不敢忘記當年腥風血雨,繼續傳承民運之火。高約7米的國殤之柱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於1997年為紀念六四事件製造,並於同年運送到香港。

【97年6月5日】 每年六四前夕,香港大學學生會和支聯會都按傳統洗刷國殤之柱,今年是第20年。國殤之柱由50多個表情痛苦和被扭曲的人堆叠而成,象徵遭血腥鎮壓的死難者。回歸前最後一夜六四集會,國殤之柱在逾400名市民和學生通宵護送下,當年今日,終運抵港大校園,長久豎立至今。

國殤之柱現永久矗立在香港大學 黃克競樓平台,背靠香港大學學生會餐廳。 置於香港的國殤之柱,原本是鐵鏽色,自2008年4月30日起,由支聯會和四五行動成員將之漆上橙色,用意回應橙色運動。

【本報訊】豎立在香港大學黃克兢平台長達13年的「國殤之柱」面臨「迫遷」。港大稍後會在黃克兢平台建造新橋,由於新橋穿過國殤之柱現時座落點,校方明日會將國殤之柱搬到離現址相距約十米的新「住處」,日後國殤之柱將被夾在天橋與校園一幢大樓之間,恍如瑟縮一角。

港版「國殤之柱」高 8 米,造型有港抗爭者元素,如頭盔、眼罩、豬嘴,展示期為三個月,由高智活與丹麥政黨 Alternativet 及國際特赦組織合力創作,並獲當地多個政黨支持。高智活表示,「唯有我們在西方表達支持,香港 人才能捍衛他們的言論自由與

柱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正面以紅字刻上楷書「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背面也有同義的英文語句。「國殤之柱」是香港記念六四事件的重要象徵,現矗立在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其餘四座國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是六四事件29周年,約15名香港大學學生會成員按照傳統,今午在港大黃克競樓平台洗刷國殤之柱。學生會原定洗刷活動後重漆太古橋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字眼,但因天氣不穩定取消,押後舉行。 港大學生會將缺席支聯會在維園舉辦的六四晚會

悼念八九六四民運犧牲者為主題的雕塑品“國殤之柱”,其創作人高智活(Jens Galschiøt)日前展出他過去八個月工作的最新結晶--港版國殤之柱

劉曉波雕像前獻花 洗刷國殤之柱後,支聯會移師到港大學生會,向已故中國異見分子、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雕像獻花。何俊仁指,劉起草的《零八憲章》是五四運動精神的延續,冀民主和科學終有一日能在內地扎根。

國殤之柱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正面以紅字刻上楷書「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背面也有同樣的英文語句。它曾在香港各間大學巡迴展出,並在八至十週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擺放於維多利亞公園。

21/1/2020 · 丹麥藝術家高智活 (Jens Galschiøt) 作品「國殤之柱 (Pillar of Shame)」記念香港六四事件,廣為人識。這位藝術家將於下周在丹麥國會外豎立另一根「國殤之柱」,新作以香港抗爭為題,造型有港抗爭者元素,如頭盔、眼罩、豬嘴。

標誌著香港人對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 銘記於心的藝術品“國殤之柱”,豎立在香港大學已20個年頭,下月“六四事件”踏入28週年,支聯會成員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也呼籲,希望港人持續以「五四運動」的精神來維護香港自由。今年洗刷「國殤之柱」的活動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

19/2/2020 · 丹麥雕刻家高智活(Jens Galschiøt)最新力作“香港版國殤之柱”近日在哥本哈根國會大樓廣場前展出,惹起中共不快提出抗議。 國際特赦組織丹麥分會圖片作者: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悼念八九六四民運犧牲者為主題的雕塑品“國殤之柱”,其創作人高智活(Jens Galschiøt)日前展出他過去八個月

創作「國殤之柱」紀念六四事件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早前創作以香港示威者為題的港版「國殤之柱﹙Pillar of Shame﹚」,並於上月23日起於丹麥國會外展示,為期3個月。據報,中國駐丹麥大使一度致電丹麥當局施壓,威脅有關展出會損害兩國關係甚至冒犯中國遊客,令展出地點成為潛在

(獨媒特約報導)支聯會今日下午到港大洗刷國殤之柱,並靜默一分鐘及進行獻花,紀念五四運動和悼念在六四事件中犧牲的民運人士及學生,呼籲港人不要忘記八九民運。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近日公開與已故的劉曉波跑遺孀劉霞的電話錄音,錄音內指劉打算以死抗爭。

2017年5月4日,支聯會洗刷國殤之柱,以示港人沒有遺忘。(林國立攝) 標誌着香港人對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銘記於心的藝術品「國殤之柱」,豎立在香港大學已20個年頭,下月「六四事件」踏入28周年,支聯會成員一如既往前往洗刷,展示港人沒有忘記。

國殤之柱矗立在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上,已成了港大的一個標誌。今年四月至五月間,創作者原準備來港參與紀念活動,可惜被港府拒絕入境,這是香港民主的一大倒退。亦於同一時間,國殤之柱髹上了橙色。

【本報訊】六四事件20周年將至,以一個個痛苦掙扎面孔控訴北京政府屠殺人民的雕像「國殤之柱」,上周被發現其中一個人的身體部份突然剝落。原作者丹麥著名雕塑家高志活(JensGalschiot)看過後,指出是「舊患復發」,可以用矽樹脂修補,去年被拒入境為國殤之柱髹上橙色的他,計劃稍後嘗試

該柱曾於六四燭光晚會的八、九及 十週年擺放在維多利亞公園,該年 支聯會聯同香港大學學生會逾 20 多人,按傳統洗刷國殤之柱及獻花,以表達對六四死難者的悼念及對平反六四的堅持,亦希望喚起大眾對人權及自由的關注。

5月4日,香港支聯會成員前往港大,洗刷國殤之柱。支聯會相信,受到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錄音曝光等事件影響,今年六四晚會出席人數會增加。香港支聯會10多名成員,周五到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洗刷「國殤之柱」,以紀念六四天安們事件。

但卻在中共集權政府的壓力下,遭受港府無理刁難,使神韻香港演出因此而不得不取消。大紀元記者為此專程走訪 風靡全球的神韻藝術團2010

5/2/2020 · 【Now新聞台】香港大學學生會洗刷「國殤之柱」。 港大學生會十多名成員在「國殤之柱」前集合,先為六四事件的死難者默哀一分鐘,之後洗刷「國殤之柱」,並獻上白花,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 至於重髹太古橋,港大學生會

國殤之柱現永久矗立在香港大學 黃克競樓平台,背靠香港大學學生會餐廳。 置於香港的國殤之柱,原本是鐵鏽色,自2008年4月30日起,由支聯會和四五行動成員將之漆上橙色,用意回應橙色運動。

【記者梁美寶報道】反映六四屠城慘劇的國殤之柱已擺放香港12年,開始日久失修,原作者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Galschiot)為悼念六四事件20周年,近日特別雕製了兩座迷你版「新國殤之柱」送給香港,方

「國殤之柱」當年運抵香港後,由於市政局否決支聯會申請,6月3日先在維園豎立,6月4日晚從維園運往港大擺放,最初遭校方及警方阻撓,約凌晨3點才成功搬進校園。隨後,支聯會一方面繼續申請永久場地,一方面將「國殤之柱」在七所大專院校巡迴展覽。

昨天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香港支聯會昨天洗刷「國殤之柱」,以悼念下個月的「六四事件」卅周年;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活動上呼籲港人繼續

周三與警商六四安排 司徒華又說,希望日後灣仔金紫荊廣場上也可放置一個較大的國殤之柱,讓海外遊客到港後能在此悼念死難者;他又指,心裏仍有一個願望,是在天安門廣場上能放置一個巨型國殤之柱,「到時候所有國內嘅人民都可以憑弔當年嘅民主烈士,知道愛國民主精神。

正值2014年6月4日,香港18萬人集會燭光悼念「6.4」25週年的同時,著有「國殤之柱」 、一直致力於傳播天安門屠殺真相的丹麥藝術家高志活也於這天